Zioney

一个懒癌晚期患者。

|远洋|孙杨×傅园慧 (双视角)港澳行



*第一次用阿傅这个昵称。


傅园慧


——


一路上的舟车劳顿、一个比一个犀利八卦的问题,再加上澳门海港吹来的咸湿空气让她有些力不从心,顶着张憔悴的脸孔毫无意外地又看到早早候在码头门口的记者和特区领导。


回想香港的一切都让她有些心跳加速,平时和杨哥的打闹日常就这样让无处不在的港媒曝光给了大众。在听到全场欢呼着他的名字时,她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掩饰着内心的不安下意识地去看他的反应。当看到他眉眼弯弯嘴角含笑有些得意地回看她时,她听到了内心悸动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嚣张。她装作镇定地看向观众席随后回答了主持人的问题,十分机智。事后她暗暗夸赞了自己好多次,不过却被雪雪一个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给全数打了回去。雪雪叹了口气说:“如果孙杨真的喜欢你,你能放过你自己,他能放过你吗。”


她有些气急却也说不上什么可以反对的话,是啊当年他还在热恋的时候,可以为了见到那个人私自外出逃避训练,可以为了那个人和教练、阿姨一次又一次地争吵,那段她一直帮他打掩护的日子,她忘不了。无声地闭眼装作睡着了,心想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明天去找科科一起走。


一路想的有些出奇,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台阶,正要摔向地面的时候,一只上帝之手抓住了她。回头一看原来是科科呀,忽略心底的失落强撑着笑给张继科打了个招呼。谁知被他一脸嫌弃地说:“这感谢怎么这么不真诚。”她撇嘴瞪着他打着哈哈说:“那你还想怎样。”他皱着眉头欲言又止,被后来的龙队拽走说了些什么,随后他往后看了看。她见他们单独神神秘秘地一副有奸情地样子就跟雪雪往前走了,自认为给他们留了充分地空间。


到了车上,径直走到最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她想需要时间静静好好想想,昨晚想的太多睡得不太安稳,这么闭眼凝神就睡着了。她感觉到有人正玩着她的头发,一圈一圈地缠绕着又松开。她睁开眼睛,只看到旁边同样也闭目养神的杨哥。她惊讶他不是在最后怎么坐到她旁边了,她不禁偷偷打量着他,像极了小说里暗恋学长的学妹,浸在阳光里的他显得格外温暖。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比阳光更盛。


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她不由地觉得这儿真是个好地方。


今天的天气似乎不错呢。


孙杨


——


前面那个和张梦雪叽叽喳喳嬉笑打闹的女孩儿是他的小师妹,也许因为是他唯一的小师妹,所以他总是对她格外的包容,甲鱼总说他偏心,什么事到了阿傅这里就是例外。他当时觉得哥哥对妹妹就应该这样,这么多年也已经成了习惯。可是,当他看到微博热搜上他们的名字被放在一起的时候,当他看到那么多人明着暗着去关注阿傅的时候。他想,他们之间真是这样吗。


伦敦之后很多人把他和小叶子绑在一起,各种流言斐语让本是朋友的他们之间变得越来越尴尬,后来公开声明不可能,自此鲜少交集。他不想让他和阿傅之间也变成那样,阿傅的心境很透亮,跟别人不一样。是啊,他的小女孩儿一直都是不一样的。当他听到全场的人喊着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个得意的声音在告诉他。“你看,你们始终是在一起的,她始终都和你是有关系的。”


看她有些小鹿乱撞地望向他的时候,他有一丝担心,担心她漂浮不定的眼神,担心她掩饰不住会被别有用心的媒体加以宣传。可是当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他明白了他一直以来反复思量的问题。她本身就是个例外,只特属于他的例外。


自从里约之后,更多人开始喜欢她想接近她。在游泳队的时候有他宠着,队里的人对她也都很好,就连教练有时候也会惯着她。这样的阿傅不适合太多的交际,看着她和张继科一路走着说说笑笑,他面无表情地带上了墨镜。走上车后,张继科朝他使了个眼色,他看见阿傅旁边放了一个包不知道是谁的。眉头微皱不解地看向他,他佯装神秘地跟他说:“救命之恩,不用谢我。”


他听完之后没有说什么,嘴角微扬走到最后。看着她已经睡着了,靠着车窗一颠一颠的。小心地把她的头拦到肩膀上,往后坐了坐。她的头发好像有些长了,微卷的扫着他的脖颈有些痒痒的。左手无意识地在她的肩头摩擦,顺着头发一缕一缕的,手指又随着它一圈一圈的缠绕着,玩的不亦乐乎。


这样才是最好的,他和阿傅本来就应该这样。阿傅被他闹的有些要醒了,他立马收回来也装作睡着了。他感觉到了她的惊讶、她的视线,心底不禁有些发笑,他的阿傅还是这样。过了会儿视线不在,他偷偷睁开眼看着已望向窗外的她,斑驳的光线透过车窗从她的发顶晕染开来,显得柔和无欺,好奇地看向窗外的风景。他的女孩儿就这样一直待在他的身边,他还有什么好去纠结的呢。


幸好,我遇见了你。幸好,你一直在我身边。




|远洋|孙杨×傅园慧 脑洞(一)下


*文文来了啊,lo主一直觉得大白杨是个霸气的男人,但是,他也幼稚!他也幼稚!他也幼稚!哈哈哈哈这是自带bug没办法
(^~^;)ゞ


*贴吧里看到有的楼主写的肉文,感叹这都是些人才啊😏我也想尝试,但是怕写到肾虚…😂


——


       在他和宁泽涛赶到刘湘她们聚会的KTV时,就看到了跟孙伟勾肩搭背疯疯癫癫唱着葫芦娃的傅园慧。他一脸阴郁上前搂过傅园慧在她耳边温柔低语:“园园。乖,我们回家了。”说罢侧头看向一旁不解的孙伟,全然没了刚才的宠溺柔情,剩下的全是阴沉带着警告的意味深长。


       眼前这个已问鼎冠军浑然上下王者姿态的男人在转头看向他的那一刻起,那个眼神。他倾刻之间就明白了。他在向他声明,那个女孩儿是他的。


       女孩儿有些醉醺醺的,被圈进怀里的她闻到一股熟悉的带着皂味的清新,抬头一看朦胧间疑惑着傻笑说。


      “杨哥,你怎么来啦。快来,跟我一起唱,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啦啦啦~”窝在孙杨怀里的傅园慧拿着麦克风不老实安分的吵闹着。


       他无奈黑线地往怀里揽了揽,温柔轻吻了她额前散乱的发丝,低声哄着从她手里拿过麦克风,一把横抱起给宁泽涛撂下了句你今晚不用回来了就抱着她抬脚走了出去。


       好不容易把她塞进车里帮她系好安全带,夜晚街头上喧闹的车流声和着细碎月光全数撒进车里,孙杨看着后视镜里歪头靠着车窗已睡着了的姑娘,心底渐生温暖。


       你是我这辈子除了金牌以外,第一次强烈地想要去得到的。


       园园,你是第一个。


       回到酒店一切安排妥当,他洗漱完后看着躺在床上抱着玩偶正做梦傻笑的姑娘,不禁伸手刮了刮她鼻头心想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掀开被子转身躺进去抽走她怀里抱着的娃娃扔到一边,搂过她靠在床头打开电视看着今天的政事新闻。


       看着看着感觉到怀里的女孩儿一动,低头见她正睡眼朦胧呆楞地望着四周。好笑地凑到她面前轻咬了一下她微张的嘴角,抵着额头低声说道:“小公主终于醒了。”


       眼前这个瞬间放大的脑袋是什么鬼,还敢咬朕,想着一个使劲撞了过去…孙杨完全没想到这小丫头喝了酒后劲竟然这么大,捂着被撞的头一脸委屈地看着她。


       被撞的有些清醒的傅爷大脑终于归位了,看着一脸黑沉委屈不甘地杨哥,她先傻兮兮地笑了两声随后十分狗腿地揉了揉孙杨的头。“杨哥,嘿嘿抱歉啊。人家刚睡醒看到你还是很吓人的好吗…”


      看着孙杨还是不说话望着她,心想事到如此,唉…见她一脸可怜凄惨地跟他说:“要不…你再撞我一下。不过不能太用力…嗯。”说完就视死如归闭上了眼睛。


       孙杨见这丫头紧张到不行,不由地一脸坏笑跟她说睁眼,她刚要感叹杨哥的风度就被他扑倒了…扑倒了!她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卷走了声音。见她瞪着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轻啄她的唇瓣低声喑哑地在她耳边说:“乖,闭眼。”


       这次换成她愤恨不甘地瞪着他,见这丫头全身蒙在被子里一副气呼呼的模样,不禁心里又笑起来。一把扯过被子也钻进去两人就闹了起来,最后孙杨还是敌不过傅园慧的武力值,投降了…


       两人玩闹到最后都累的气喘吁吁斜倒在床上,傅园慧转头戳了戳身旁的孙杨问:“杨哥,这次去香港会好玩吗?我还会见到胡歌诶,我有点紧张…我还想去香港的迪士尼,如果可以到时候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上次在上海都不好玩。”听着旁边絮絮叨叨传来的声音,孙杨温柔宠溺地侧身抱了抱她说:“好啦,我陪你。快睡吧,乖。”


      “杨哥…你说话…算数啊。”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没有感觉到孙杨吻了吻她的发顶,轻声说:“一定。”


————

*本章有点短,非常期待远洋的香港之行。毕竟游泳队只有他俩,哈哈哈哈。



        

微博上的奥运里约夺金小分队,傅爷为什么是这样的,哈哈哈哈(๑・ิﻌ・ิ๑)

孙萌萌去吃小龙虾了,看过傅爷直播的人就不用多说了(^~^;)ゞ

傅爷你撩完了击剑,跳高,你又撩上了跳水吗…//∇//)○人家都有孩子了哈哈哈哈哈,求撩胖球队!PS:大师兄你还不来管管。

|远洋|孙杨×傅园慧 脑洞(一)上


*发现了lofter一大bug,心累…以后再也不临时保存了T_T

*这尼玛是第四遍了!第四遍!😭


——

      丁宁他们刚到门口就听见一女孩儿咋咋呼呼的说:“杨哥,你怎么能不让我喝可乐呢!我最爱碳酸饮料了。”


      “谁昨天喊着胃疼难受的,喝什么喝。嘉余,拿一边去,别让她够着。”孙杨说着递给对面看着他俩虐狗一脸深感无奈的徐嘉余。


       张继科在外面听到这话无声挑了下眉,没想到这孙杨还是个妹控啊,游泳队真是有意思。马龙早就听说在游泳队唯一能制住孙杨的就是这傅爷,可是现在看来明明是这丫头被吃的死死的。最后,事实证明他当时的想法是有多蠢…丁宁只觉得这姑娘有趣的很,待会儿可得跟她好好玩玩。


       里面本来有些僵持不下的气氛被乒乓球队这一大拨人浩浩荡荡地气势给打破了,咱傅爷到底是心大,一看人来了就凑到丁宁面前大大咧咧地说:“宁姐,你们可来了。我饿的都快昏过去了。”看着小姑娘毫不生熟的开着玩笑,丁宁心想怪不得孙杨这么宝贝。


       张继科可没忘那场直播之仇,等着她说完就打算先下手为强。“吵吵什么,你那洪荒之力用完了没,借我点啊。”带着一口痞帅的语气调侃道,心想着这丫头也不敢开他的玩笑。


       谁知他刚说完,傅园慧就开口说:“哦!你就是乒乓球打的超狠的那个,我听杨哥说过你,你挺酷的嘛。”


       看着张继科一脸黑线,丁宁还是憋不住笑出了声,马龙想他兄弟会不会一激动拿拍子打这丫头去,不过看着她旁边的这个大高个儿想还是劝着点儿吧。


       刘湘一看这莫名尴尬地氛围,便让大家都坐,都是一家人还站着说什么话。其他年轻人该热闹还是热闹了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桌高手之间的风起云涌。当然,包括只知道吃的傅园慧…


       马龙挨着徐嘉余坐下,旁边是同样一对有猫腻地刘湘和宁泽涛。他好笑地看着对面两对…不两个男人之间你来我往的眼神。可这小姑娘竟然恍然不觉地拉着丁宁说东道西的,真是…这丫头是有点意思。


       丁宁看着旁边的小姑娘一把拉过她的手臂噼里啪啦地说:“宁姐,你教我打乒乓球吧。我现在击剑、田径都有师父啦。我未来打算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做个把奥运会项目都拿遍奖牌的运动员,名留青史!嘿嘿(*^_^*)”


       听她这么一说,周围全都笑喷了。孙杨好笑无奈地给她倒了杯热水,让她还是歇歇好好吃饭吧。


      丁宁觉得这丫头真是可爱,不由地揶揄她说:“行啊,你最喜欢咱们乒乓球队谁,我让他给你当助练。”


       听丁宁这么一说,她连忙说道:“我妈最喜欢你们队以前的那个大魔王,我小时候训练完回家都看她的比赛。我觉得她太帅了,我要嫁女人就嫁给她那样的。”


       马龙觉得这丫头真是越来越逗了,看着旁边孙杨越来越黑的脸不由感觉好笑。丁宁也是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说:“可惜我师父已经结婚了,要不我娶你吧,怎么样。”


      本来也是一玩笑,可这丫头却一本正经地说:“那可不行,我已经有湘妹了。你要是再娶我,我不就犯了重婚罪了,要坐牢的。”张继科一脸玩味地看着这小丫头东扯西扯,心想这丫头这么能说,确定是杭州人?也开口说:“我教你打球,保证一年让你进国家队,赶紧叫师父吧。”说着等着看这丫头怎么回招。


       可这丫头只看了他一眼,说了句好啊,就低头吃着孙杨给她夹过来的肉。马龙实在忍不住了就大笑起来,对着哥们儿传过来的威胁眼神表示这洪荒之力他已经阵亡了,对他的遭遇深感同情。


       张继科很是恼火,这小丫头还想嫁给大魔王,她自己就是个混世魔王好吗。但是以他的个性能吃了这丫头的亏,笑话。要是传出去那他张爷以后怎么在体界混。想着又转头看了马龙一眼,多年的兄弟也不是白当的。马龙立马明白,转身抱着一瓶五十八度的红高粱无视孙杨传过来的警告就跑到了傅园慧身边说:“慧慧啊,今天见到你高兴。我知道你们不能随便喝酒,可奥运会这不是比完了吗,哥先干为敬,你随意啊。”


       傅宝宝此刻内心是沸腾的,她老早就想尝尝,可是一直都在比赛也不能乱喝,正好今天有机会。看着马龙哥一脸爽快干脆,她就想到了大漠孤烟里的侠客,瞬间热血燃起,也打算干了可还没到嘴边就被某人给顺走了…


       “龙哥,园园她不能喝酒。这杯酒我替她喝了。”孙杨说着一口干了。张继科看到这,心想这小子终于是憋不住了。顺势说道:“诶,这酒是马龙敬人家慧慧的,你喝了算怎么回事啊,自罚一杯。”


       就这么一杯接着一杯,丁宁眼见孙杨喝多了,赶紧叫停。让人扶着孙杨到里间的沙发上去休息。张继科还没喝够,对孙杨说:“小子酒量不错啊,下次再来啊。哥陪你好好喝几杯。”孙杨一脸醉眼朦胧地看着他傻笑没说话。

 

      傅园慧这么一看,知道她杨哥是真喝多了。赶紧要了杯醒酒茶,弄了块湿毛巾到里间去了。张继科低头笑了笑心想这帮孩子还是年轻,丁宁给他倒了杯茶无奈看着他,都多大了…


       看着帮他倒茶弄毛巾的傅园慧,心想这丫头最近是越来越乖了。对她说:“园园,过来。”傅园慧还以为他难受,连忙过去问他怎么了。刚到他面前就被一把搂进怀里,他不同往常地对她撒着娇,还用鼻子蹭了蹭她的脸说:“抱抱,园园你好香啊。”

  

      傅园慧僵硬地一动都不敢动,心想这酒精原来是这么可怕的东西。不过,她杨哥这样还是挺可爱的嘛。想着想着她嘴角就突然被咬了一口,始作俑者还一脸孩子气地说:“园园不许想别人,不许想。”嘟囔着靠在她怀里就睡着了。


       徐嘉余和宁泽涛两人齐心协力,终于把孙杨弄回了酒店。其他人也就回了各自的房间,最后留下一脸生无可恋地傅爷,湘妹子临走时还十分好心地跟她说:“老公,注意晚上别太累了,晚安。”被她一巴掌拍了出去。


       看着这目前只有三岁智商的杨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谁来救救她…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帮他把鞋子脱了,拿过被子帮他盖上。可这位小朋友又开始闹腾了,一把拽过她抱住翻身压在身下,还旁若无人地亲了亲。


       她想杨哥不会把她当成了娃娃吧…一脸黑线。可无奈他威力太强大,挣脱不了//∇//)○孙杨刚醒来就感觉什么这么暖和,一看是园园窝在他怀里,十分满足地抱了抱,摸了摸头就又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傅园慧就起来洗漱。还穿的一身软妹的模样,看的孙杨心里痒痒的。问她一大早干什么去,妹子头也不回地说:“去学击剑,今天跟力哥和孙伟约好了。湘妹在大厅等我呢,我走了。”等孙杨凌乱过来,人早已不见了。他表示等这小妮子回来,得好好教训教训她。


————

*就先这样,还有后半部分。

*这篇文我码了四遍啊!四遍!(欲哭无泪…)



|远洋|孙杨×傅园慧 脑洞


*昨天看了秒拍真是受不鸟了…

*如果乒乓球队的队宠和游泳队的团宠相遇会有什么火花…(实话就是比宠溺度😊)来个CP大乱炖吧


楔子


       奥运会闭幕之后,大家打算出来放松一下,光是自家热闹有什么意思。私交甚广的湘妹就叫上了乒乓球队的丁宁。人们都说中国乒乓球队的团宠是那个日本妹子福原爱,其实这也没错毕竟人家从王楠开始就是混熟了的。但要数自家人还是咱丁宁妹妹,毕竟被张继科和马龙都叫过宝贝的人除了她也就没谁了。但是,这妹子是很好地沿袭了她师父三代目大魔王的冷酷霸气风。所以,这乒乓球队的宠跟别家比那是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虽然,这妹子有时候也是挺可爱的。丁宁一说那自然也是全队出马,谁不喜欢热闹呢。


       反观,咱游泳队跟乒乓的天下无双比起来那可是一流的画风清奇。游泳队的团宠当仁不让那是咱傅爷。乐观开朗、鬼马精灵,外带哲学家般段子手的洪荒之力。自身地位早已奠定,又有队里两大男神保驾护航。那可是外挂加外挂。跟丁宁自身的霸气相比咱傅爷虽说是爷,但在队里也是按着小妹妹般的宠溺纵容养成的。


        这王不见王、后不见后。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会出现各种CP大乱像,甜腻度有史以来会飙到最高。

*我一直想写的张继科和傅爷见面的场景。

*难免有苏,请多包涵。

       

     

   

|远洋|孙杨×傅园慧 四


*甜点来了~本章稍短,凑合食用😊

*又是不正经地画风…

*有些场景写的好害羞啊😚

🍰🏊
        

       自从她‘不小心’溺水之后,身边人跟看犯人一样地跟着她。生怕她哪天再来场惊心动魄地脑洞之旅。她可是闲云野鹤地浪惯了,被人这么一弄跟监视一样还活不活了→_→于是她就偷偷地趁着叶子去拿水果的时候溜了……最后事实证明不作不死这个道理是可以信永生的。


       她一直想学骑马,觉得骑马的人简直都帅爆了!于是临时决定去马术队看看,顺便见见她心目中的男神,华天。她一路上向各国运动员打听马术训练场在哪儿,为此费尽了她此生的英语功力…终于在走错了三个场馆后找到了中国马术训练场。此生恐怕很难看到傅爷像个小迷妹一样切切诺诺地满场找着男神的场景。


      “那个…我想请问一下…华天是在这儿吗?”谁知对方一脸警戒的表情,双眼自备激光上下扫了她不止五遍。问到:“你是哪家媒体啊,我们华天不接受临时采访。”听到这话咱傅园园也是汗流了一地…赶忙一脸正经地回到:“不是不是,我是游泳队的。我今天是代表我们队来看望一下华天同志,进行一下友好交流…嗯。”


       对方一听,原来是自家人。继而爽快地答应带她去找华天,想着马上能见到男神,心情真是说不出的舒爽,而她不知道的是那边已经完全闹开了锅。


       “杨哥,园子她不见了…我整个食堂都找遍了…怎么办啊。”小叶子焦急地给孙杨打了电话过去。正在休息的他一听就马上从宿舍跑了出来,一边询问:“不是叫你们看着她吗,这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没事,我出去找找。待会儿给你电话。” “哦,好。我们也出去找找,杨哥你别太着急啊。”
说着就各自绕着奥运村开始了找人运动…


       这边玩得十分开心的小姑娘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已经闯祸了,跟华天混熟了之后闹着他教她骑马,于是两人来到外面的开放场地。孙杨想起前几天这丫头直播采访时说有机会会去马术场馆走走,便也一路打听着找了过去。一进去就看见自家丫头偎在别人怀里,一下黑了脸周围也散发着强烈的低气压。


       傅园园一看杨哥也来了,瞬间懵呆…见小丫头看见自己没有惊喜还往人家身后躲了躲,以前计划好的什么回去之后好好教育之类的,一瞬间全都灰飞烟灭。一把揪过小丫头,看了一眼还处在没搞懂状况之下的华天,就拎着小丫头走了。


       把她拖进宿舍,小丫头就找好了藏身之地。一脸英勇就义的神情倒是让他心里一笑,还知道自己错了啊,关门上锁,已经成了跟这姑娘在一起时必备模式。把她从沙发上拎起来抱到床上一把从后面圈进怀里,看着这丫头不好意思地眼睛乱瞟,不禁凑到她耳边轻咬着耳垂说道:“今天玩够了吗”看来不给这丫头一点教训,她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翻了天,他也想看看这丫头能忍到什么时候。


        “杨哥…我…我错了,我不该出去乱跑。你…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这一回吧。”小丫头把头埋进他怀里喘着气支支吾吾地说道,脖颈连着耳朵粉红一片。看着这景象地孙杨轻声一笑,把丫头圈的更紧,脸也埋进她头发里,这回直接含着耳垂吞吐着说:“你不乖,这是给你的惩罚。”感觉到怀里的女孩儿越来越颤着的身子,坏笑着松开了她。揉着头发对着已经瘫在他怀里的女孩儿威胁道:“你要是下次再乱跑,我就把你关进笼子里去。还有,离别的男人选点,听见没。”


       半天没有听见她回声,皱眉一看原来这姑娘已经神游天外了。“看来惩罚还不够,是不是。”说着把她推倒翻身压过来,拨开散落在锁骨间的头发,从耳后一路向下吻去。身下的姑娘也终于回过神来,双眼水汽蒙蒙地望着他。看着眼前呆楞无比的小丫头,不由一叹前路漫漫啊。无奈紧抱轻吻下额头然后说:“乖, 睡吧。”


       傅园园目前大脑已经当机了,今天的杨哥怎么这么奇怪,让她感觉到有点害怕。可能是她今天真的让他着急了吧,现在还是听话乖乖睡觉吧。


        小丫头乖乖地闭上了眼睛,让他心里一阵满足。伸手将被子往上提了提,搂着她暗想:‘得加快速度了,也不知道这丫头会不会被吓到。’看着她甜甜地睡着了,真是跟小孩子一样。


       “园园,你不能离开我。不然,我会变得很可怕,知道吗。”


*就这样啦~感觉有点苏…😓

*是的,有点苏😏

        

   

|远洋|孙杨×傅园慧 不负


*难得正经一回m(_ _)m

*虐(昨晚码完了忘了发…原谅我的记性+_+)

*新闻bug不用管
  
     ——

       这几日晚上梦里总是萦绕着幼时外婆家的庭院,小窗日落,疏柳淡月,灶台的明晃烟火,一碗早已忘记味道的鳝面,还有外公那些散乱的棋谱。

       小时候,外公教她下棋时总说:“慧慧啊,这个小小的棋盘,可以看见这世间的很多东西。所有谜题,只有走到最后,才能解开,记住了。”

       所有谜题,只有走到最后,才能解开。

       那如果答案早已入心,空凭着执念,被岁月风蚀,最后岂不是过分糟践了这些年度过的烂漫山河。人们总说她天性单纯,不知世苦。可书中岁月,字里乾坤,她早已看透十分。人间百相,纷纭事态,她虽未一一历练,却也觉得缘聚缘散,无可执著。

       她从来都不是他的那一朵。

       孙杨看着身旁小憩的女孩儿,想起她这几天特殊时期,便伸手将车窗关紧。他感觉的到他们之间越来越远,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解决当下的问题。

       眼前的人初识时只觉得天真异常,像个从未经事的孩子,每天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乐得自在。她笑起来时眉眼弯弯,像寒冬时节高悬于黑夜中的月亮,温暖却不自知,他羡慕并想去保护。他也曾经历过浩荡喧嚣,离合荣辱。世人姿态,万千流言,他冷暖自知。一路走过,心境早已不同。可这个女孩儿,却一直不染尘埃,简单依旧。

       她其实并未睡熟,感觉到他越过她去关上窗户的动作时,心里满是酸涩。人人叫她‘傅爷’,可在爱情上她也只是个女孩子,会茫然,会无措,会害怕,会怯懦,会想要放弃…

       她坐直靠在椅背上,拿出未看完的书,塞上耳机无视身侧传来的关怀目光,径顾自地低头看书。见她这样,孙杨也无奈扶眉,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阳光正盛的里约,依附于基督的怀抱中默然看着世界,上帝之城,接纳着需救赎之人。

       我有罪。

       下车后,他不顾她眼中明显的反抗和挣扎把她拉进宿舍,而那个女孩儿也觉得此时此刻该做个了断了。看着这些天她第一次毫不畏惧地直视着他的眼睛时,他终于觉得一切都好像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园园,你到底想怎么样?”他的声音一如往常地温柔,像是个哥哥对耍性子闹脾气的妹妹所有的宠溺包容。她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积蓄到顶峰,叫嚣着怒吼着。然而,她最后只轻声地说了句,他这辈子听到她面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孙杨,你一直是个好哥哥。”

       到底说了出来,毫不留恋地转身走去。自己还是仓皇而逃的吗…傅园慧,你真没用。

       看着女孩儿转身的背影,伸出的手终是无力地垂了下来。她第一次平淡如水地喊出了他的名字,跟他之前听过的所有声音都不一样。

       决绝如此。

       有些人,注定只能陪你看一段风景,便渺无音讯。

       出来后看着蔚蓝晴空万里,心底倒有些释然。后来叶诗文曾问她,你后悔吗?她想了想,十分正经地说:“爱过,无悔。”

       她跟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退役开始从新生活。她所向往的生活。开一个农场,几匹马,各种各样可爱地动物,看着云卷云舒,苍山日暮。于是,她去向教练请辞。看着这个一步步走过来的女孩儿,如今也是大姑娘了。他无奈叹了口气,暗骂孙杨这个臭小子不懂得珍惜,却到最后还是批了条子。对她说:“不管什么时候我还是你徐爸爸,这里还是你的家。有一天累了就回来吧。”

       她眼底还是微波泛滥,使劲地抱了抱徐指导撒着娇说:“徐爸爸,我知道你最好啦~我最爱你。”看着徐指满眼热泪,她心底不忍一遍一遍说着会回来看他。

       一开门就看到她那些队友站在门外,无声地看着她。宁泽涛忍不住说:“咱不走行吗,园子,别走。”她笑道“宁包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我会回来的,你放心好了。”说完一一拥抱,走出了这个她生活了小半辈子的地方,这个承载了她整个青春的地方。

       那些年的惊鸿,还是冲散了时光,醒醉各半。

       她到最后都没有回头看,她怕她走不了。她知道他躲在一旁看着,那道视线太熟悉,她穷尽此生也忘不了。

      “杨哥,你为什么放着园子走了呢?你为什么不把她追回来!”宁泽涛不解他们之间怎么了,只想所有人都应该好好的,好好的…

      “这是她想要的,我答应她。”说完把门关上,宁泽涛没有看见屋内满室狼藉,也自然不知道他这几天究竟是怎么撑过来的。他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个清婉明澈的女孩儿,他丢了。

       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

       日光之城,红日神山,看着这片云中寂寞的山峦,她想到了那个佛曾说的。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你。于千万山水之中,错过了你。

       当她第一次读到他写的诗,就被如此情深所感动。她想要到他的故土来看一看,看看这茫茫雪域,看看这巍峨金銮,看看这如雪的安宫花。

       陡峭曲折的公路盘山而上,旁座的小李是个画家来采风,问她,好好的冠军不当为什么要跑来西藏。她开着玩笑说,想来看看传说中的冰激凌长什么样子。

       “冰激凌?”

       “梅里雪山啊,笨蛋。”

       说着笑着的他们,没有注意到前方几乎九十度的大转弯…

        “前面…!”

        “园园!”冷汗打湿了头发,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那个梦太真实了。他看到园园浑身血污地躺在那里。他喊她,她没听见,还是躺在那儿。他想往前走,却发现离她越来越远。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动弹不得。他心里有种东西正在失去,他说不上是什么,只是怎么抓不住呢。

       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之后他也不会知道。

       紧急播报:于昨日晚十时十五分,西藏长虹山地区盘山公路发生一起车祸事件,据悉,共游客五人,两死一伤,其中前国家游泳队队员傅园慧和一名同车画家目前情况不明,警方正在展开搜救调查。

       明日或者来生,哪一个先降临,我们从不知晓。

       ——

       宁泽涛红着眼眶隔着玻璃看着浑身插满各种仪器,仅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的她,不由满怀感念地看向外面的天空。

       ‘谢谢,你没有带走她,这就够了。’

       脑边一直循环着医生刚才告诉他的话,“病人暂时脱离了危险,只是她的双腿恐怕以后…很难再继续走路了。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坐在等候区的傅爸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他不知道怎么对醒来的女儿说,你的腿废了,他也不敢想女儿听到之后的反应。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一望无际的黑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刚才还在的啊。哦,她想起来了。他们出了车祸,小李双手护住了她。然后…然后她看见了一片夺目的艳红,像书上的彼岸花一样。她想问小李这是在哪儿,可他安静地躺在她身边,没有回她。她小心地碰了碰他,好凉啊…

       他,是死了吗…

       她开始哭喊着叫他,像是要把这一辈子地力气都用了。可是,他还没醒…

      ‘你怎么不带我走呢,我也是一个人。我所有爱的人,都被我丢下了。我也是一个人…’

       映入眼睛的是一片白茫,慢慢熟悉的温暖侵入眼底渐渐变的清明。还是回来了。疼痛从血肉深入骨髓,她看到了他们,看到了他们欣喜地眼神。

       其中没有他,幸好。

       现在,她已经可以坐着看书发呆一整天。她越来越喜欢在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一本书,一首歌,这样一天。她也想到处看看,可惜她哪里也去不了。

       宁泽涛一进来就看见她坐在轮椅上望着外面的梧桐树发呆,压住心底的戚然强扯了一副自认正常地笑容对她说“干嘛呢,你看哥给你带好吃的了,都是你以前爱吃的。”

       “涛哥,别告诉他。”

       “啊?”他抬头看着眼前依旧望着外面梧桐树的她,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别告诉他,这些事。”

       “园园…”他明白了过来,心里猛的一痛,眼里再也藏不住热泪。

       半晌,他才哽咽地说了句:“好”。

       眼前的女孩儿转过头对他一笑,眉眼弯弯地能盛下所有的阴霾。

       她还是她。

      人生如寄,缥缈无尘。如何才能不负天地庇佑,山水恩泽。

        ——

       流水四季,一晃而过。

       她每天坚持去复健,即使医生已经对她说不会有太大作用。她还是去做,她不甘。她身上还带着一条命,那是小李舍了给她的。她不能辜负。到底,她还是战胜了她的心魔,当她站起来那一刻,她看见了父母眼里压抑不住地泪水。她明白她终究是没有做错。

       她第一时间给宁泽涛打了电话,告诉他,她可以站起来了,以后就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宁泽涛听了也是难掩激动,但还是一本正经地劝她说,好好呆着,哪儿也别去。

        她笑着回好,心里却早已规划起了去欧洲的路线。

       “园园…”

      “怎么了?”

      “没什么…你好好休息。我先挂了。”

       她不解暗骂宁包子到底在搞什么,就把电话又给叶诗文打了过去。她才知道,孙杨要结婚了。

       他要结婚了,时间原来已经过的这么快了。她回叶诗文说,从欧洲回来,她会回去的。

       他是她的整个青春,她到底还是辜负了。

       她看着沉敛静谧的泰晤士河,想着在这里安家一定不错。回到酒店,拿着手机点开了那一串一直不敢触碰却早已属记于心的号码,看了看,就放下了。该说些什么呢,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最后还是发了一条,恭喜。然后,删了号码。

       夜晚的风熏地有点醉人,满无目的地在街头流浪,觉得格外舒服。这个时候前面突然有一个亚裔老太太喊着:“Help! Help!”样子好像是被抢劫了,脑子一热想着就冲了上去。就算她再怎么跑也跑不过一个雄壮魁梧的非洲男人,拼不过只能智取。就抄近道绕了过去,一下子截住了那个男人。

       “Immediately put things in the moment, the police will come to deal with your problems.”想着震慑住小偷拖延时间,可谁知那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威胁道:“Get out of the way, otherwise your life.”

       开玩笑,你傅爷是吓大的吗。想着打算硬着头皮上,刚摆开阵势就听到了警车的声音。心里一喜,正要出声就感到心口一痛。低头看着胸口涌出来的血花,一阵天旋地晃,那男人猛踹了她一脚。她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一阵嗡嗡地响声吵醒,模糊中手费劲地伸进口袋摸索出手机,划开了接听。

      “喂…快来救救朕”她嘴唇煞白,用力捂住胸口,声音颤地断断续续。

      “园园!你在哪儿!你怎么了!”一声熟悉低沉地声音传来。

       原来是他。她苦笑,老天真是眷顾她,在她临死之前还给她这么一个美梦,她都快忘了他的声音了。就当它是个梦吧。

       “杨哥,我…我快坚持不下去了。好疼啊。”女孩儿虚弱地声音带着以往熟悉地软糯撒娇。

       “园园!你坚持住!不能睡!千万别睡!”她听着他急切起来的语气,眼睛一湿,一滴泪从眼角滑落。真好,他还肯为她着急。

      “杨…哥…,我…对不起…我…”电话里的女声戛然而止,一时间静地可怕,只能听到风卷起落叶,飒飒作响。

      “园园,别闹了…”

      “园园,乖…别睡了…”

      “傅园慧!你不许睡!你给我起来!”

      “园园…我求求你…不要…不要…”

       电话里的声音一波一波传来,男人由先前的轻声轻语到撕心裂肺再到后来的泣不成声。而这个女孩儿带着所有的悲伤所有的欢喜,所有她爱的和爱她的,静静地躺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

       她到最后还是没有回去。

       她听到了他一遍一遍地在叫着她,喊着她。她想开口,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她这辈子只遇到过这么一个人,只爱过这么一个人。

       你看,岁月未歇,万千流转,他们之间不负的从来只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