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oney

一个懒癌晚期患者。

|远洋|孙杨×傅园慧 (双视角)港澳行



*第一次用阿傅这个昵称。


傅园慧


——


一路上的舟车劳顿、一个比一个犀利八卦的问题,再加上澳门海港吹来的咸湿空气让她有些力不从心,顶着张憔悴的脸孔毫无意外地又看到早早候在码头门口的记者和特区领导。


回想香港的一切都让她有些心跳加速,平时和杨哥的打闹日常就这样让无处不在的港媒曝光给了大众。在听到全场欢呼着他的名字时,她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掩饰着内心的不安下意识地去看他的反应。当看到他眉眼弯弯嘴角含笑有些得意地回看她时,她听到了内心悸动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嚣张。她装作镇定地看向观众席随后回答了主持人的问题,十分机智。事后她暗暗夸赞了自己好多次,不过却被雪雪一个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给全数打了回去。雪雪叹了口气说:“如果孙杨真的喜欢你,你能放过你自己,他能放过你吗。”


她有些气急却也说不上什么可以反对的话,是啊当年他还在热恋的时候,可以为了见到那个人私自外出逃避训练,可以为了那个人和教练、阿姨一次又一次地争吵,那段她一直帮他打掩护的日子,她忘不了。无声地闭眼装作睡着了,心想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明天去找科科一起走。


一路想的有些出奇,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台阶,正要摔向地面的时候,一只上帝之手抓住了她。回头一看原来是科科呀,忽略心底的失落强撑着笑给张继科打了个招呼。谁知被他一脸嫌弃地说:“这感谢怎么这么不真诚。”她撇嘴瞪着他打着哈哈说:“那你还想怎样。”他皱着眉头欲言又止,被后来的龙队拽走说了些什么,随后他往后看了看。她见他们单独神神秘秘地一副有奸情地样子就跟雪雪往前走了,自认为给他们留了充分地空间。


到了车上,径直走到最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她想需要时间静静好好想想,昨晚想的太多睡得不太安稳,这么闭眼凝神就睡着了。她感觉到有人正玩着她的头发,一圈一圈地缠绕着又松开。她睁开眼睛,只看到旁边同样也闭目养神的杨哥。她惊讶他不是在最后怎么坐到她旁边了,她不禁偷偷打量着他,像极了小说里暗恋学长的学妹,浸在阳光里的他显得格外温暖。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比阳光更盛。


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她不由地觉得这儿真是个好地方。


今天的天气似乎不错呢。


孙杨


——


前面那个和张梦雪叽叽喳喳嬉笑打闹的女孩儿是他的小师妹,也许因为是他唯一的小师妹,所以他总是对她格外的包容,甲鱼总说他偏心,什么事到了阿傅这里就是例外。他当时觉得哥哥对妹妹就应该这样,这么多年也已经成了习惯。可是,当他看到微博热搜上他们的名字被放在一起的时候,当他看到那么多人明着暗着去关注阿傅的时候。他想,他们之间真是这样吗。


伦敦之后很多人把他和小叶子绑在一起,各种流言斐语让本是朋友的他们之间变得越来越尴尬,后来公开声明不可能,自此鲜少交集。他不想让他和阿傅之间也变成那样,阿傅的心境很透亮,跟别人不一样。是啊,他的小女孩儿一直都是不一样的。当他听到全场的人喊着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个得意的声音在告诉他。“你看,你们始终是在一起的,她始终都和你是有关系的。”


看她有些小鹿乱撞地望向他的时候,他有一丝担心,担心她漂浮不定的眼神,担心她掩饰不住会被别有用心的媒体加以宣传。可是当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他明白了他一直以来反复思量的问题。她本身就是个例外,只特属于他的例外。


自从里约之后,更多人开始喜欢她想接近她。在游泳队的时候有他宠着,队里的人对她也都很好,就连教练有时候也会惯着她。这样的阿傅不适合太多的交际,看着她和张继科一路走着说说笑笑,他面无表情地带上了墨镜。走上车后,张继科朝他使了个眼色,他看见阿傅旁边放了一个包不知道是谁的。眉头微皱不解地看向他,他佯装神秘地跟他说:“救命之恩,不用谢我。”


他听完之后没有说什么,嘴角微扬走到最后。看着她已经睡着了,靠着车窗一颠一颠的。小心地把她的头拦到肩膀上,往后坐了坐。她的头发好像有些长了,微卷的扫着他的脖颈有些痒痒的。左手无意识地在她的肩头摩擦,顺着头发一缕一缕的,手指又随着它一圈一圈的缠绕着,玩的不亦乐乎。


这样才是最好的,他和阿傅本来就应该这样。阿傅被他闹的有些要醒了,他立马收回来也装作睡着了。他感觉到了她的惊讶、她的视线,心底不禁有些发笑,他的阿傅还是这样。过了会儿视线不在,他偷偷睁开眼看着已望向窗外的她,斑驳的光线透过车窗从她的发顶晕染开来,显得柔和无欺,好奇地看向窗外的风景。他的女孩儿就这样一直待在他的身边,他还有什么好去纠结的呢。


幸好,我遇见了你。幸好,你一直在我身边。




评论(20)

热度(88)